•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初见
        从凌虚空间出来以后,神清气爽的云洛狂拎着水壶,哼着小曲儿,慢悠悠的向即墨纵天的院子走去,继续她的浇花大任。

         “咦?那不是应聘丫鬟的那个女人嘛。怎么跑道这里来了?”走近小院,云洛狂就看到门口一个身着绿衣的丫鬟伸头向院里看去,不时回头看着后面。云洛狂一看就认出了这是那天在府门口给她介绍的那个女子。

         对这个女子云洛狂的印象不好也不坏,就是花痴了些。轻手轻脚走上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啊,我错了,我不是故意要来这里的。”女子尖叫一声,立刻双手抱头,蹲了下来,哆哆嗦嗦的求饶。

         云洛狂莫名其妙的看了看自己的手。“至于这么害怕吗?我又不吃人。”

         听到云洛狂的声音,绿衣女子觉得有些熟悉,小心的抬起头,看向了云洛狂。当看到她腰间的牌子时,舒了一口气,一下站了起来。“原来也是个丫鬟啊。吓死我了,还以为是二殿下回来了呢。”

         “二殿下要回来了?”云洛狂立刻抓住了重点,有些急切的问道。

         “当……”女子想也没想,立刻就回到,只是才出口就发觉了不对。“你谁啊?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殿下是我的,不准任何人跟我抢他。”

         说完又上下打量了一下云洛狂,正准备奚落一下时,觉得这人有些熟悉。“我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

         “几天前,皇子府门口,丫鬟应聘。”云洛狂提醒到。

         “丫鬟……应聘……”绿衣女子摸了摸头,盯着云洛狂仔细看了一下,突然一拍掌。“我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个问我怎么应聘的人。”

         “对对。”云洛狂点点头。“你终于想起来了。”

         “居然又遇到你了,看来我们还挺有缘的。我叫白霜儿,我们交个朋友吧。”说完,伸出了手掌,云洛狂会意,也伸出手掌,与白霜儿击了一下。“我叫云洛狂。”

         “你刚才说即墨纵天今天要回来?”从白霜儿的姓氏自己她的气质,云洛狂猜测她应该是四大家族之一白家的人,所以从她口中说出的消息应该有可信度。

         “你不会和我抢二殿下吧。我告诉你,如果你这样做了,我们就做不成朋友了。”白霜儿一脸警惕的看着云洛狂,大有她一说“是”我们就绝交的趋势。

         “不会不会,我对他一点都没兴趣。”云洛狂立刻否认。

         “殿下难么优秀的人,你怎么就对她没兴趣呢?!你还是不是人?”白霜儿又气愤起来。

         云洛狂满脸黑线,这怎么喜欢不喜欢都不对。“我只是对他身上一件东西感兴趣。绝对不会和你抢他的。”

         “什么东西?你不会就是来偷东西了吧?你不会伤害殿下吧?那样东西对他重要吗?如果很重要我会阻止你的。”一连串的问题让云洛狂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那样东西呢,本来是我的,而且对我很重要,但是有人拿去送给即墨纵天了,所以我要拿回来。”想了一下,云洛狂只能这样回答云洛狂。“这样,我们商量个事怎么样?你帮我拿到我的东西,我帮你接近即墨纵天怎么样?”

         “你凭什么帮我?我可不知道帝都有什么姓云的大家族。”白霜儿并不是一个没脑子的人,只是在面对即墨纵天时比较傻而已。

         “就凭我是虚院的丫鬟啊。你看啊,这是殿下居住的院子,我经常是在这里工作的,有什么消息,我可以立即通知你啊。”云洛狂开始给白霜儿一一分析。

         “有道理。”白霜儿点点头。“那我们就这样说好了,我们互相帮助。你这下可以告诉我你要的东西是什么了吧?”

         “是一块玉佩。具体是什么样子,我也记不清了。”对于玉佩的消息还是从枫千陌那里得到的,原先的丫鬟小洛一点记忆都没留下。

         “我知道,我知道。”没想到白霜儿一听就兴奋的叫了起来。“殿下身上有一块枫家家主赠送的玉佩,他一直随身携带的。”

         “知道在哪儿就好。”她从来没打算从即墨纵天身上取到玉佩,毕竟修为相差太远了,据传,两年前他就突破到了青级了,这差的太多了。

         “我尽量尝试,如果不行,我也没办法。”白霜儿没有鲁莽的打包票,反而给云洛狂打了一剂预防针。

         “没关系,如果不行就算了吧。我就自己再想办法。”云洛狂为没有太失望,毕竟她的希望也不全在白霜儿身上。

         “洛狂,洛狂。”白霜儿突然兴奋的拉扯着云洛狂的袖子,差点没跳起来。“你看,你看,殿下回来了!殿下回来了!”

         “什么?!”云洛狂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一个蓝色的身影正由远及近的走来。云洛狂也差点按耐不住内心的兴奋。正主终于来了。

         “我要去见一见殿下。”白霜儿捏着裙子,扭捏着身子,一脸羞涩的走了上去。“二殿下,你还记得我吗?我是霜儿啊,我们见过的。”

         即墨纵天看都没看白霜儿一眼,直接就从她身边走过。不过在走过时,略微停顿了脚步。“丫鬟就要有丫鬟的规矩,不然你就给我滚回白府!”

         白霜儿一点都没有被训的自觉,反而一脸痴迷的看着即墨纵天离去的身影。“她居然还记得我是白府的,我好幸福。”

         “看你这样子,哪有白府小姐的样子。”跟在即墨纵天身后的依旧是林景曜,看着一脸花痴相的白霜儿,忍不住出声奚落。“哪像我的无裳公主,温柔体贴,才华横溢,貌美如仙,倾国倾城,天赋卓绝……”说着说着,林景曜一脸憧憬。

         “你有完没完。你去找你的无裳公主去啊,人家理你吗?”白霜儿作势就要一脚踢上去。林景曜一下就闪开来。潇洒的将折扇打开,向后挥了挥。“好好做你的丫鬟去吧。哈哈哈哈!”

         对于身后的闹剧,即墨纵天充耳不闻,径自向虚院走去。走到院门口,看到拿着水壶低头站在一旁的云洛狂时,他停住了。

         云洛狂一下就捏了一把汗,这个人她一点都看不透,一身的修为深不可测,她完全感觉不出来。

         等林景曜跟上,即墨纵天才迈步走进院子,云洛狂才松了一口气。她不知道即墨纵天刚才也捏了一把汗。

         谁也不知道,他刚才费了多大的忍耐力,才阻止自己上前掐住她脖子的举动,才按耐住内心汹涌的恨意与悸动。

         林景曜吊儿郎当的走到云洛狂身边,伸出手拍了拍云洛狂的肩膀。“好好干!小洛子,什么时候我们三个再去赌坊逞威一把。”说完就快步跟上了即墨纵天的脚步。

         等两人都进去院子后,云洛狂才抬起头看向两人的背影。等看到即墨纵天的背影时,她激动了。

         黑头发!居然是黑头发!来到这个世界,到处都是五颜六色的头发,各种颜色的瞳孔,包括她自己都是红发红眸,天知道她有多么想念华夏的黑发黑眸。乍一看到那郁亮的黑发,亲切之感顿时油然而生。

         等到即墨纵天的身影消失不见,云洛狂才想起来正事,只是悔之已晚,人已经没影儿了。她只能在心里哀号:我还没看到玉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