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 帮朋友泡男人
        “小兽,你能看出他的修为吗?”云洛狂静下心来,在脑海中询问灵。

         “和凌虚空间一样,我的能力和你的实力是挂钩的。我最多可以看出比你高出三个级别以下的人的修为。他的,我看不透。”

         “三个级别,应该是青级以上了。不愧是千年不出的不世奇才。”云洛狂不禁感慨到。“我什么时候才能赶上他啊!不过,我才修炼了不到一年,我相信有朝一日,我一定可以赶上他,甚至超越的。”

         在云洛狂有这个念头之后,凌虚空间的灵那双飘渺虚幻的眸子难得的出现了欣慰。

         云洛狂转身,看到白霜儿依旧满脸幸福的看着空无一人前方。无奈的摇摇头,云洛狂走上前去,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喂,你看够了吗?人已经没影儿了!”

         白霜儿这才慢慢回过神儿来,突然变得有些忧伤起来。“洛狂,你知道吗?我喜欢他整整十二年了,从我五岁那年看到他,我就认定他了,可是她却一直不喜欢我。不过,我是不会放弃的,我一定要追上他,我会让他知道,我是他最佳的妻子人选!”

         云洛狂此时觉得白霜儿的形象一下子高大了起来。原来以为她单纯是个花痴罢了,如今看来,这是一个深情不改的痴情女啊。说实话,能坚持一段感情整整十二年,还是单相思,这毅力让云洛狂都不由为之震撼,为之感动。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云洛狂决定能帮的话,她就帮一把。在现代那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她真的很少见过这种长久的感情。

         “怎么认识的啊……”白霜儿蹲下了身子,双手张来撑着下巴,追忆的看着天空。“他的母妃和我的母亲是好朋友,她母妃曾经带他到白府来玩,我们就这样见面了。还记得那时候我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跟在他的后面,做他的小丫头,叫他”纵天小哥哥“,当时我们的母亲就有意结亲,不过他却是一口回绝。当时还是十岁的他,因为天赋的原因,极受陛下的宠爱,能违背他的人不多。在他的坚决反对之下,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那可惜了。”云洛狂也不知道该说着什么,只能讷讷的惋惜了一句。

         “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一直到不再见面。我想过去找他,但他的性格很冷漠,根本就不爱与人亲近,一颗心全放在修炼上。对女人更是不假词色。唯一能和他处的好的,只有他的亲弟弟,八殿下即墨无宇和林家少主林景曜了。我想见他一面简直比登天还难。所以,我情愿到这里来做丫鬟,只为能离他更近一些。”说着,白霜儿不由流下了几滴泪水。

         “他不会真的如外界传闻的那样喜欢……喜欢那啥吧?”云洛狂想了一下,越觉得自己的想法正确,有些犹豫的问白霜儿。

         “什么那啥?你说清楚点。”白霜儿三两下将眼泪擦干净,站了起来。

         “就是那个……那个男人啊。”

         “谁这么污蔑我的纵天哥哥!要我知道我非掰了他的牙不可。”白霜儿立刻向一个护仔的母鸡的一般,刚才的柔弱毫无影踪,眼神凌厉,一副大姐大的模样。

         “那你说说他喜欢什么样的女人?我帮你出出主意?”对于刚才的话题,云洛狂立刻闭口不提,她总不能说她也说过吧。

         “我也不知道。”白霜儿失落的摇摇头。

         这时,一个想法在云洛狂心中酝酿。“那我们一个一个试?”

         “怎么试?”

         “来我房里。我慢慢告诉你。”

         ……

         一整天,云洛狂都钻在房间里,研究她所知道的服装,让白霜儿找人加紧赶制。每天,趁着即墨纵天进出院子时,让白霜儿和他来演绎各种各样的偶遇,结果……

         第一次,古典型,被无视……

         第二次,清纯型,也被无视……

         第三次,妖媚型,依然被无视……

         第四次,火辣型,还是被无视……

         ……

         第七次,小家碧玉型,即墨纵天直接叫来了管家开始赶人,后来被即墨无宇和林景曜劝住,才罢休。

         “洛狂,你出的这些馊主意,没一个可以的啊。”白霜儿看着眼前的一顿服饰,有些绝望的她开始抱怨。“我牺牲了多少,那么暴露的衣服我都强迫自己穿上了。结果差点被赶出去。”

         “这怎么是馊主意,你知道我这几天为了这些服装,死了多少脑细胞吗?!”云洛狂直接一头埋在了成堆的衣服中。她这几天晚上学习炼丹,白天陪着白霜儿去泡即墨纵天,她也是心身俱疲啊。铁打的身子也撑不住了。

         “小洛子!小洛子!我跟管事的说过了,你今天放假,我们去凌虚一梦喝一杯去!”正在在两人愁眉不展时,即墨无宇的吆喝声传来,让云洛狂为之一振,终于可以歇一下了。

         “小洛子,怎么样?去不去?”即墨无宇打开门后,问道。只是虽然在询问云洛狂,但那眼神却老是往趴在桌子上的白霜儿瞅去,一看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云洛狂一看即墨无宇飘忽不定的眼神,暗道一声:坏了!这正主没有勾搭上,倒是把这货给勾引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