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结交纨绔
        看着眼前不知怎么用语言去形容的城池,风尘仆仆赶了半个月路的云洛狂立在城池前,仰望着城墙上的“帝都”两字,不由拿起那个边陲小城与之比较,感觉之间有天壤之别。即使是在科技发达的21世纪,也从来没有见过能与之媲美的地方。

         翻身下马,云洛狂摸了摸马鬃,然后一拍马背,任由马向远处跑去。“辛苦你了。再见。”

         交了入城费用之后,云洛狂向城内走去,准备先找个地方住,然后再向人打听打听关于即墨纵天的消息。

         “驾!驾!哈哈!无宇,我超过你了。终于可以赢你一次了。哈哈哈!”繁华的街道中,人来人往,不远处,两匹骏马肆无忌惮的在街道上狂奔,丝毫不顾及来往的行人。骏马之上,还不时的传来放肆的笑声。

         奔驰的马蹄声从身后传来,云洛狂皱了皱眉,便侧身让开,刚来到这卧龙藏虎的帝都,她并不想惹是生非,能忍就忍吧。

         等两匹马从身边过后,云洛狂向前看去,马上的两个人穿着华贵,一看就不是普通家族出来的人。正在这时,云洛狂瞳孔猛地一缩,前面一个小孩看到奔驰而来的马,一下子被吓得愣在了马路中央。

         “吁!”靠后的一人显然看到了这个情况,急忙勒住了马步,但前面的一个人显然没有这个觉悟,依旧兴冲冲的驾马奔驰。围观的人也丝毫没有出手的意思。

         云洛狂想都没想,几步上前,飞身一跃,一脚将马上之人踹落,一把抓住马缰绳,用力勒住。“吁!”

         看到小孩被救了下来,围观的人丝毫没有感到高兴,反而是略带惊恐的看着被云洛狂踹落的那个人。

         “谁?!是谁?!敢欺负到我谢亦头上了,本少爷非要你的命不可。”被踹倒在地的那个人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爬起,也顾不上整理自己的衣容,脸上一片狰狞,冲四周狂吼。

         “好帅啊。”仍然坐在马上的紫衣少年,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满眼星星的看着云洛狂。“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自称是谢亦的少年一手扶着腰,一瘸一拐的走到街道中央,用一双喷火的眼睛看着马上的云洛狂。“丑丫头,给我下来,给本少爷我磕三个响头,本少爷考虑放过你的。”

         “哦?”云洛狂斜坐在马上,懒洋洋的开口,正准备反驳回去,最讨厌的就是这样仗势欺人的纨绔子弟的,前世的她,挣得最多的就是这让的人,对付他这样的人,她有一千种做法。只是,还没等她开口,后面马上的少年立刻打断了她想说的话。

         “哎呀,小亦子,多大点事儿,不用这样了吧。”说完又立刻朝向了云洛狂。“这位姑娘,我们交个朋友如何。”

         感情是做起和事佬了。云洛狂在心里默想,对于这个人,她还是不太讨厌的,人长的不错,人品虽然不怎样,但还算可以,从刚才勒马的举动就可以看出。

         只是,还没等她开口答应,谢亦却在一边不依不饶。“即墨无宇,你什么意思,我们才是兄弟,你居然帮一个外人也不帮我。”

         “小亦子,你不是没事嘛。”即墨无宇有些不耐烦的看了谢亦一眼,好不容易有一个他能看得上眼的人,他怎么就这么不识抬举呢。“况且,刚才确实是你不对。要不是这位姑娘,刚才那个小男孩就可能命丧马蹄了。”

         “不过是一个贱民而已,死了就死了,有什么大不了的。”谢亦满脸嫌弃与鄙视的看了一眼被闻讯赶来的父母抱在怀中哭泣的小男孩,一脸冷酷。

         围观的人听到这句话,皆是敢怒而不敢言,只能在心里默默的为云洛狂的举动叫好。

         “你怎么能这样说呢,你忘了老师是怎么教我们的了吗?”即墨无宇有些心惊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好友,虽然他平日里也不做些什么好事,但说起来他还算是一个比较单纯的少年,还没到视人命为无物这种丧尽天良的地步。

         “别给我提那些老匹夫,我今天只想收拾这个臭丫头,你帮不帮我,帮的话,我们还是好兄弟,不帮的话,我们就绝交。”此时的谢亦,对于即墨无宇的话分好分毫听不进去,声色俱厉的对即墨无宇吼道。

         即墨无宇听了这话,有些心寒,有些陌生的看着谢亦,半晌。“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说完,将马驾到了云洛狂身边。“姑娘,怎么称呼?我想和你交个朋友。”

         云洛狂看了他一眼,从刚才的对话中,她知道这个少年应该是皇室中人,因为他的姓氏是“即墨”,而且,皇室这一代,除了那个怪胎取名“纵天”之外,其余皇子都是“无”字辈的人,只是不知道他排行第几了。“好啊。我初来帝都,人生地不熟,可就全仰仗你了。”刚好,有个皇室中人的帮助,她也可以获得一些即墨纵天的消息。

         “没问题,全包在我身上。”即墨无宇一拍胸脯,豪气干天的说。“在这帝都,还没有我即墨无宇办不成的事。”

         “那你先带我去找一个住的地方吧,”有免费的劳逸不用白不用。没想到,今天多管了一次闲事,还有这么大的回报,有这样一个朋友,她的帝都之行应该会方便很多吧。

         “小菜一碟。你跟着我,我带你去帝都最大的酒楼凌虚一梦。”说走就走,即墨无宇一夹马腹,慢悠悠的在前面带路,云洛狂也骑着抢来的马跟在他身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即墨无宇转过了头。“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呢。”

         “云洛狂!”

         “云洛狂···好帅的名字,就跟你的人一样,我喜欢!”

         ······

         看着两人谈笑风生的离开,谢亦咬碎了一口牙,怨毒的目光盯着两人的背影。“臭丫头,我会让你知道惹了我的下场的,我会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还有即墨无宇,我拿你当朋友,你就是这么对我的。呸!要不是你有一个好二哥,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