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凌虚一梦
        “凌虚一梦…凌虚…”装饰华丽的五层酒楼前,云洛狂立在门口门口,喃喃自语。

         “小洛,你瞎嘀咕什么呢?快点进来。”已经进入酒楼的即墨无宇发现自己身后没了人,返回后发现云洛狂竟然一个人神叨叨的在门口自言自语。走上前去,一把拉住她的胳膊就往酒楼里拽。

         “喂,即墨无宇,你放手,我自己会走。”被拽着的云洛狂使劲挣脱了即墨无宇的束缚。

         “好,好,你自己走。”

         “对了,能不能跟你商量一件事,你能不能不要叫我小洛了?”总感觉有些奇怪,好像只有从枫昊辰嘴里喊出,带着些嗫嚅的声音,她听起来才顺耳一些。还有,她觉得,小洛这个名字是个耻辱,总在提醒着她以前在这个世界的身份是个丫鬟,让她有种不爽的感觉。

         “这没有问题,不就是个称呼嘛,对吧,小洛子。”即墨无宇也不是在意这些细节的人,很是爽快的就换了称呼。

         “小洛子……”云洛狂嘴角抽了抽,真怀疑他是不是在皇宫里接触的太监太多了,称呼对方都是这样,从刚才的“小亦子”,现在的“小洛子”都可以看出。不过,她也只能勉强接受了。

         “秋管事!秋管事!死哪去了?!本殿下带了个朋友过来了。快!好酒好菜招呼着。本殿下重重有赏!”一进入酒楼即墨无宇放肆的吆喝声就将一楼的客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云洛狂将头一扭,真想装作不认识这个人,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似的,活脱脱一个现代的暴发户。纨绔就是纨绔,这行为没有不彰显他纨绔身份的。

         “八爷!”一个身穿灰色长袍,身材肥胖的中年男人看到即墨无宇,急急忙忙从柜台后起身,摇着那圆滚的身子,笑眯眯的迎了上来。“殿下,您的包厢一直都准备着呢。您直接去就好了。我去吩咐厨房好酒好菜给您备着。”

         “秋管事,我就赞赏你这种精明劲儿。难怪我那个二哥这么放心就把凌虚一梦交给你。”即墨无宇一脸赞赏的拍打着秋管事的肩膀。“行了,爷我自己去就行了,你忙你的去吧。记着了,菜一定要好,酒也要最好的。”

         “一定一定。”秋管事一脸谄媚的点头。如果忽略那眼中不时出现的精光,再加上肥头肥脑的长相,很少会有人注意这个小人一般但却聪明能干的管事。这种人,才是最精明的。

         “小洛子,跟爷来,爷带你去见见世面。”即墨无宇放开秋管事,冲云洛狂招招手,领着她向楼上走去。

         秋管事看着云洛狂的背影,眯成缝的眼睛精光闪烁……

         云洛狂静静的跟在即墨无宇身后想着自己的事:刚才秋管事称即墨无宇为八爷,原来他就是排行第八的皇子。这个人,她有些了解,虽然本身不怎么样,是个纨绔子弟,但却挺将义气的。在帝都,没几个人敢招惹他,最重要的原因是,他有一个神一般的同胞哥哥,即墨纵天。

         想到这里,云洛狂为内心一笑。这是不是天助我也,刚要打听即墨纵天的事,老天就把他的亲弟弟送过来了。

         即墨无宇领着云洛狂来到四楼的一件雅阁,直接推门而入,一进去就大大咧咧的坐在了宽大舒适的椅子上,满脸的得瑟。“小洛子,坐吧。这里是我的专属包厢,怎么样?不错吧。”

         云洛狂打量了一下四周的布置,清新淡雅,华丽却不是朴素,庄重中又带着清新,可见设计之精巧。“确实不错。”只是与你的品味不配罢了。

         “那当然,当初,我可是求了我那二哥好久,他才答应把这雅阁给我的。”即墨无宇一脸骄傲。“本来我还感觉这包厢太素了,但来过几个人后,都说特别好,我也就感觉的确是不错了。”

         云洛狂不动声色的汗颜一把,以您的品味,这样的装饰确是太素了。

         “你做呀,站着做什么。”即墨无宇指了指他对面的椅子,对云洛狂说。“一会儿菜就上来了,我请你好好吃一顿。你别客气,我这个人最喜欢结交朋友了。”

         “对了,我出来帝都,你能不能给我介绍一下这里的情况。”云洛狂坐下以后,就准备开始旁敲侧击了。

         “那当然。你要知道什么,你就问吧。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这诺大的帝都,爷我不知道的事还真不多。”

         你就吹吧。云洛狂在心里鄙视了他一把,就他这样成天只顾着吃喝玩乐的人,能知道些什么。

         “那你给我说说这帝都有哪些人不能惹吧,我以后注意点。”

         “有我在你旁边,谁你都可以惹,出了事,本殿下帮你担着。”即墨无宇豪爽的一拍胸脯,一脸信誓旦旦。“不对,有一个人你千万不要去招惹,尤其是女人。”

         “哦?谁?谁能让你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爷说出这样的话?”云洛狂装着一脸好奇的样子,其实,她的心里跟明镜似的,能让他这么害怕的人,除了他那个同父同母的哥哥,还能有谁。

         即墨无宇警惕的看了看四周,起身坐到了云洛狂身边,压低了声音。“我跟你说啊,这个人就是我的二哥,即墨纵天。你听说过吧。”

         “那当然。纵天殿下的名字,整个东大路没有人不知道吧。千年不出的绝世天才。整个即墨皇朝的骄傲。”

         “那当然,那可是我即墨无宇的二哥,能不厉害嘛!”即墨无宇骄傲的说着。云洛狂则满脸黑线,您老能别往自己的脸上贴金了吗?“不过,我给你说啊,正因为如此,他才是最不能惹得,否则下场那叫一个惨,啧啧……”即墨无宇说完还有模有样的摇摇头。

         “尤其是女人。我的那个二哥已经二十五了,却不近女色,只要有女人敢刻意招惹他,那后果……所以说,最惹不起的就是他了。如果你惹了他,我也保不住你。所以,见了他,你就老老实实的避开,知道不?这是朋友我给你的忠告。”

         “多谢殿下!云洛狂铭记在心。”云洛狂朝着即墨无宇一拱手,表示感谢。

         “没什么?我们是朋友嘛。”即墨无宇爽朗一笑,握起拳头想向平常和朋友在一起一样,捶一下对方的胸,却突然想起面前的人是个不折不扣的女子,只得珊珊的手回收,改成拍了两下肩膀。“呵呵…”

         云洛狂显然也发现了他的尴尬,却没有在意。刚好这时,酒楼的菜也都陆续上来,化解了这份尴尬。

         “来,来,来。小洛。”即墨无宇塞给了云洛狂一双筷子,指着满桌的菜对云洛狂说。“快来尝一尝,这些都是酒楼的特色菜,只有在这凌虚一梦才能吃到,别的地方你想都别想。”

         云洛狂看这满桌的佳肴,也不由咽了咽口水,半年多的林中生活,半个多月的风餐露宿,早就让她对这种丰盛的饭菜垂涎欲滴了。所以,也没有客气什么,直接就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还有这个,这是酒楼独有的酒,叫做火烈酒,喝起来特别爽。”

         云洛狂二话不说,接过酒杯一饮而尽。她的酒量可不是盖得,想当年,多少次在酒吧留恋,可是练出了千杯不醉的本事。在这个没有蒸馏技术的世界,度数能高到哪里去。

         “好!”即墨无宇拍手叫好。“小洛子,我就喜欢这样的人。我敬你一杯!”

         “你们几个,留下两个伺候着,其余的人走吧。还有,让秋管事准备一间上方,我的这位朋友要住。”即墨无宇对房中送菜留下的几名侍女吩咐。

         “是。”除了留下的两人,其余的人行了一礼后就纷纷退出雅阁。